露列 伊万368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初春俄罗斯的夜晚还是冷的稀奇,街道上人们可以听到“寂静之夜”。从涅尔河吹来的寒风足以让人打好几个喷嚏,这里可没有鸟雀婉转的鸣叫着扑烁着它丰满的羽翼,黑鸦弥留于白玫瑰墓碑的十字架上,雪从枝头上簌簌掉落像星星似的。 “你,你好先生...” 这个时间还会有小女孩停留在这里实在太奇怪了,隔着条街羡慕的望着餐厅里的人,昏黄的街灯光和她细腻的肌肤辉映显出陶瓷的质感,绿色的眼瞳像童话中有着恶龙与女巫的魔法森林,如果是的话她大概就是那被拐去的小公主吧。和我说话时好像有点紧张,低下头总在急促不安的揉捏着老旧斑驳的袖扣。 我喜欢她顺从贴在颊边的金发,像清晨舒展开来的向日葵花瓣,灰暗的鹅黄色民族裙有着好几个补丁干净整洁却不输人,脚上套的小皮靴也已经褪色。穷苦人家的孩子,心里下了一个定义。很多事情不用别人说明,察言观色就可以知道。 “我,我只是太饿了啊...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怎么会打扰到我。对这样的回答有点哑然失笑,哈了口热气搓搓自己冻的僵硬的双手,然后在宽大的风衣兜里左翻右找,食物只剩下松软的果酱面包和几颗被亮丽糖衣包裹着的糖果了。本来是打算给瓦连京的,但我们的话偶尔不吃也是可以的吧?反正家里不是还有香甜的牛奶吗。这么想着我强硬的把面包塞到她手中,不是平常女孩的那种细腻,她那被冻的通红的僵硬小手像块冰冷硬铁。 “唉唉?谢谢,可是我...” “不提供接受拒绝的服务。相信我吗?” 她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拼命推搡着我的面包,小脸也被憋的通红,最后还是被我那不容拒绝的倨傲态度打败。尴尬的将面包捏在手中塑料包装被弄的吱吱作响,她眨了两下眼睛,浓密而修长的睫毛像流萤扇似的。听到我的疑问歪歪头看着我,会说话的心灵之窗丝毫不掩饰现在心情的迷茫。 “...我当然相信的啊。” “这不就行了。” 嘴角的笑容弧度不禁咧大。 听到信任的话语还是会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吧。 @诺拉•茨温利(9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