Ⅶ2v1送遗物梗(未完)(待改)



幸存士兵给已故战友妹妹送还遗物

奥 冬鲤

列 清雪




「从木桶里拿出洗干净的衣物使劲甩动,抖落的水珠在阳光下反射出细碎的光芒。一一将衣服晾在晾衣架上,抬手擦去额上的汗水,轻呼一口气,习惯性地顺着园门向前延伸的小路看去。这是战争的第二个年头了……可是还是没有兄长的消息,之前还多多少少还有书信往来,可随着战争的日益持续,少的可怜的书信往来也没有了。前线早已牺牲无数年轻的生命,而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在暂时还算安全的后方为国家和亲人祈祷。」愿主保佑兄长平安无事,战争也早日结束……「双手合十于胸前轻轻呢喃,每日都要进行的祷告也许能让自己心安。手轻轻按住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跳的很快,隐隐的一丝不安感徘徊在心间。是兄长遇到什么危险了么…念及自己唯一的亲人,抿紧了唇,手下意识捏紧。」不会的…兄长一定会没事的。




(距离上一次伤亡惨重的突围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活下来的人除了指挥官因指挥不力而停职外其他人在修整数日后陆续被安排进其他部队继续服役。随着部队在预定路线中的最后一个城市中稍作歇息,再次摸了摸军装口袋里折成四方形的信纸后抿了抿唇。思虑良久后最终忍不住向长官请示,得到新任长官的首肯后离开暂住的酒店。)(路程不远,信纸上的地址并不难找到。那座房屋映入眼帘时渐渐放缓脚步,静静地望了望矮栅栏后的院落中的女性,继而伫立在房子不远处的角落。似乎每走近一步就有心底涌出的无穷尽的悲恸拉扯住,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昔日关系最好的战友在最后一场战争的前一天将信纸交予自己的场景。双手不自觉地握紧,缓缓闭上眼,不断地深呼吸以驱赶一切可能令自己失态的情绪。缄默地等待许久后微微扯起嘴角作出微笑的模样,转过身踱步至矮栅栏前。)…早安,恕我冒昧。请问是茨温利小姐吗?(摘下军帽行了礼,望着对方与记忆中不甚相似的金发,阿尔卑斯山下最鲜嫩的如细草般的翠色双眸,嘴角的弧度不免加了几分真诚,眼中的神色愈加柔和。)我是埃德尔斯坦,您兄长的战友。




呃…?「突然被人喊住,不由得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弯身行礼。」先生您好,我是诺拉·茨温利。「目光扫过对方身上的军服,在脑海里搜索着是否与他相识,一番思索后毫无头绪,刚要开口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时便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您是兄长的战友?「呼吸瞬间漏了一拍,握紧裙边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心念的亲人的消息突然传来,巨大的惊喜把自己吞没,声音不由得提高,上前一步拉住对方的衣角。」兄长他还好么?「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的失礼,松开手微微后退,压制住心里的激动」抱歉…我只是有些太高兴了…「紧紧地盯住对方的眸子,手指握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