Ⅵ3v2架空流浪画家旅者(未完)


南伊流浪画家  重絮

列支旅游者      清雪


列支

『发丝被略带潮湿气息的海风吹拂,扫在脸上微微有些痒,伸手理顺被风吹乱的发丝,手指轻绕把发旁有些松开的缎带系好.』没想到天气这么热呀…『 轻咬唇有些懊恼太阳的炙热,重新戴上帽子拉低帽檐,遮住稍稍有些刺眼的阳光. 街道被太阳炙烤的温度好像透过鞋底传来,但这座海城并不因高温而沉闷. 拉着行李箱尽量走在道旁树底的阴影下,任由透过树枝的斑驳光影跳跃在自己指尖. 按住被风吹扬起来的裙角,深吸了一口气,嗅着风里夹杂的海的味道. 在约定好的地点站好等着自己的兄长. 时间尚早,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向四周打量着』诶?『视线掠过一个个卖着纪念品和特产的店铺,却突然被一处吸引. 轻呼一声,偏过头走近两步看过去——一副很美的画,因为有些距离所以看的不是非常清楚. 微微一转视线只看到画画人半躺在树荫下的身影,一头深棕色的短发,几根头发不听话地翘起来. 慢慢提起放在一边的行李凑过去,在他的身后站定看着白纸上渲染出的美丽色彩.然而站近才发现画板的破旧,似乎看不出了原本的颜色,边缘突出几根木刺格外扎眼些,带着些许好奇地一点点向画上的细节扫去,小心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南伊

[午间的阳光过分刺眼,不耐地将眉头拧做一团,揉乱了早时梳理妥当的发]聒噪。[自齿间挤出几个音节,却并未明了自己所指是渐渐拥挤起来的人流还是叶间栖息的鸟儿。认命般舒出口气,随意将画架及工具叠在一旁——事实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谓的工具也不过是块沿用许久的画板及寥寥几只画笔。未曾因这窘境向任何人开口求助,誓要保留最后几分微薄的所谓自尊与骄傲。倚在一旁的树干上便阖上了眼,粗糙的纹理与质感亲吻侧颊,叶间沙沙作响的鸣奏与道不清的枝丫气息令人心安,很快便进入梦乡。][木质气息间混进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撩动情绪,抽动两下鼻翼,入目是纷叠裙摆搅得自己一时乱了心神。仰首瞬间因阳光过分刺眼而眯起双目,不满溢出两声因休憩未如愿而带来的烦躁情绪,但因对方是位女士未多加责难]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一边起身收拾身边的画具,尽量将看起来破败的画板向内推了推,未曾想对方的目光一开始就放在了画上]]


列支

啊抱歉,打扰到您了…『看到对方醒来一阵惊讶,从人眼里发现烦躁的情绪心知自己打扰了对方的休息,心里生出微微歉意,不由低下头轻微后退两步提起裙摆弯身行礼.』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听到对方有礼而疏远的问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感觉脸颊微微发热不知道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还是自己心里因为被发现而带来的小小懊恼. 话出口轻轻顿了一下,旋即抬眼看向对方的琥珀色眸子.』我很喜欢那幅画,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那真棒,您愿意让我欣赏一下么?『微微抿唇等着对方的回应,眼睛却瞥到了对方细小的动作,不由微微愣了一下,此时知道他在介意什么,自己先前想要看画的请求无疑有些不妥,但话已经脱口,目光在画板上微微一停马上收回. 』


南伊

[不自然曲起手指在鼻梁上刮了两下,轻咳两声以缓解这莫名的尴尬。]只是无聊时的涂鸦,不值得您这样关注。[两颊微弥散热意,懊恼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必然是可笑至极。踌躇片刻准备好说辞便扬起笑意对上人面庞。]刚才实在是失礼,请原谅我的唐突,珠宝绸缎都不足以表达我的歉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赏脸让我为您作副画像作为赔罪?只怕我的画笔无法描绘出您千分之一的迷人呢。[颇认真地作出邀请的姿势请人坐下,这边调整好角度便支下画架。][铅笔略过纸张发出沙沙声响,大略定好型后开始思考主色调的偏向。指关节抵在下颚处微微蹙眉,恼怒于自己无法抓住转瞬即逝的灵感。阳光刺目起来,焦灼不安情绪。忽地想起些什么,折过一边的黄百合递与人。]别介意,我想这可是最适合您的花儿了——就目前来看。[装作不以为意地转个音调绕过了穷困的窘境,庆幸于对方并未多加追究。]那么,我们继续吧?


列支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因对方的话脸颊刚降下去的温度又升腾起来,再次弯身表示歉意. 因可以得到对方所作的画而不由得欣喜. 但又想到这样贸然接受不免有些失礼,心里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在椅子上坐下.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麻烦您啦. 『双手交叉叠放在膝盖上,腰背挺直. 目光扫过榕树的树顶、透过缝隙看到的蓝天、散发着热气的地面,不知道该看着哪里时,视线被对方认真作画的动作所吸引,透过画板好奇自己在对方的笔下会是怎样的. 愣神间眼前突然多出一束黄百合. 』呃…?谢谢. 『微微一愣,随即接过,浓郁的芬香流连于鼻息间,不由得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黄百合——是自己最喜欢的花呢,不由想起离开列支敦士登时花田里的黄百合才刚抽出枝条.』现在会不会已经开花了呢…『有些僵硬的身体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