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3v3参观梗(待改)(废)


开罗Vincent
诺拉清雪

开罗
「缓步沿着带着浓厚的欧洲建筑风格的街道外侧走着,手指不自然的撩了撩耳边的那缕棕发」哦天,这还真是容易迷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手心摩挲着怀中的瓦罐,目光向着两侧匆匆掠过的行人瞥去」在这里我还真是有些格格不入。「带着几分感叹的自嘲了一下,但是却也丝毫不放在心上。扯了扯身上素洁的白袍将泛起的褶皱抚去,心里却思考着下一步的方向」十字路口…是这里?然后是望哪里走呢?「挠了挠后脑勺,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无奈,四处张望着希望能找个人问问路」那边——似乎有个姑娘?「将目光停留在一位浅金色短发的女孩身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大踏步走上前去」这位小姐——「在她面前站定,将音调微微上扬」如果方便,我能问个路吗?

诺拉
『雨后的城市沾染上了几分水汽,衬的这一片的建筑更含了几分古旧的韵味.身边的行人匆匆的赶着路,忙碌的工作日.哼着民歌的小调,缓步走在街上.最近兄长很忙,自己闲在家里也无聊,索性出来到处散散步,即便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很长时间,但一些转角处的美丽依旧能够吸引住自己的目光,就像——』咦?那似乎是…开罗先生?『散开的思绪在视线扫过一处后迅速收回,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了吧』『抚了抚裙摆,犹豫着是否要上前打个招呼,却看到他向着自己走来』诶?『对方直接问路,不由得怔了怔——不是忘了我吧,以前明明见过面的啊. 』当然方便,请问您要去哪?

开罗
「望着面前的这位小姐感觉有些面熟,低头略一思索,开口问道」是——诺拉·茨温利小姐吗?「又将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确认了自己的猜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手不自然的抚上围巾」抱歉抱歉,有些没有看清——不过能在这儿遇见熟人真是太好了!「因为是熟络的人所以反而不再拘束,有些兴奋的望了望四周,最后又将目光转回对着面前的诺拉」这儿可真棒——我说瓦杜兹——是诺拉小姐的首都?「歪着头看着她,嘴角扬起一个愉悦的微笑」哦得说正事!我把话题扯远了。「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接着说道」其实我来瓦杜兹本来是想来这边的教堂看一看——不过如果诺拉小姐愿意,能不能带着我四处走走?「将胸前围巾的一端拨至背后,指尖从瓦罐的外壳上划过」也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接受我这有些无礼的请求。

诺拉
『听到面前的先生叫出了自己的名字略有点惊讶,果然还是记起来了么. 心里有一点小愉悦,嘴角不由得扬起了微笑. 』瓦杜兹是我家的首都喏,虽然很小,没有太多像弗朗先生家卢浮宫那么有名的建筑不过这里的风景还是很漂亮的.『微红着脸颊低下头,顺手整理了一下因为风而微微散开的发.大概因为喜悦的缘故,语调都微微上扬了起来』能够带您看看我家的风景对诺拉来说可是很荣幸的事情.『扬起脸冲人开心的笑了笑,提起裙摆微微行了一礼』先到瓦杜兹堡看看怎么样?虽然教堂就在那儿的附近,不过除了教堂那里有很多藏品,而且沿途也有着不少景色的.『看他点点头,转身在前面带着路』每年这个城市都会有很多游客——您知道的,我家的邮票很有名,有时候他们也会当作纪念品拿回去几张,在邮票博物馆里有从1912年开始发行第一套邮票起至今的所有邮票,部陈列在博物馆内最突出的位置.记得以前……『边走边说着,突然意识到了有些失礼,停住了接下来的话』抱歉先生,我似乎有点多话了…『懊恼地揉了揉额头,对着他轻声说道』

开罗
「稍微加快脚步紧紧跟着诺拉身后,一边仔细聆听着她的介绍一边望着身边繁华的街道与高耸的建筑物啧啧称奇」诺拉小姐懂得可真多。「因为微风而散乱的刘海有些遮挡视线,于是不得不抬手将它理好」这没什么,我应该感谢您热情的介绍。「耸耸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有似有所思般的问道」邮票?我挺喜欢这种小东西的。如您所说,那所收藏着各类邮票的邮票纪念馆——可以带我去看看吗?「垂下眼帘望着怀里瓦罐中的清澈河水映出的自己的面影,略微一顿又抬起头接着说道」每个城市都有代表性的事物——就像我…哦没事,所以像这些地方我才一直执着的想去看看。「微微俯身朝她比了个请的手势」那么劳烦您带路了,诺拉小姐。

诺拉
唔毕竟是自己家…所以当然会了解了. 说起来列支敦士登的历史可远远没有您家的多.『这样想到面前总是抱着个罐子的先生可是来自古国,不禁眨了眨眼睛有点好奇.不知道那边会是什么样的景色呢…但是,一定也是不同于这里的美丽吧.』您喜欢吗?那真好,博物馆的话也就在瓦杜兹堡里呢. 喜欢上邮票也是不知不觉中呢,偶尔也会想到…怎么说呢,每个邮票都载着一封信,每封信里也一定装载着感情,我觉得,那是很美好的事情.『顿了顿,回过头看着他. 就像您什么呢?没有说完的一句话让自己下意识挑了挑眉.』请跟着我来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愿意收集这些美好的东西…Ghazi先生也一定是个美好的人喏…『心里想着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说出了口,慌忙低下头,在前面走着,只是加快了步伐的速度. 真是的啊,今天似乎格外的…也许是因为很想跟这位先生聊聊天吧.』

开罗
「半眯起眼,朝着她点点头」茨温利小姐真是尽职尽责的导游。「拇指与食指轻轻的来回撮合着,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泛着热浪的金色的大漠与那条静静流淌的母亲河。长长的呵出一口气,将思绪收回,抬眸凝视着对方发间蓝色的缎带,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上扬勾起一个微笑」美好的人?这算是夸奖吗——那么多谢这样的评价。「话语中保持着一贯的礼貌,将视线望着远方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些建筑物的痕迹」茨温利小姐是这么看待邮票的吗?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很棒的态度。「稍一停顿又接着说道」历史的长短茨温利小姐倒是不必太过在意?其实有时候我反而觉得自己有些落伍了。「耸耸肩又对着对方笑了笑」看来快到了——对了,如果茨温利小姐对我家的历史感兴趣的话,以后有时间我很乐意为您一一讲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