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雪 aph主列支,副皮亚瑟。

露列 伊万368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初春俄罗斯的夜晚还是冷的稀奇,街道上人们可以听到“寂静之夜”。从涅尔河吹来的寒风足以让人打好几个喷嚏,这里可没有鸟雀婉转的鸣叫着扑烁着它丰满的羽翼,黑鸦弥留于白玫瑰墓碑的十字架上,雪从枝头上簌簌掉落像星星似的。 “你,你好先生...” 这个时间还会有小女孩停留在这里实在太奇怪了,隔着条街羡慕的望着餐厅里的人,昏黄的街灯光和她细腻的肌肤辉映显出陶瓷的质感,绿色的眼瞳像童话中有着恶龙与女巫的魔法森林,如果是的话她大概就是那被拐去的小公主吧。和我说话时好像有点紧张,低下头总在急促不安的揉捏着老旧斑驳的袖扣。 我喜欢她顺从贴在颊边的金发,像清晨舒展开来的向日葵花瓣,灰暗的鹅黄色民族裙有着好几个补丁干净整洁却不输人,脚上套的小皮靴也已经褪色。穷苦人家的孩子,心里下了一个定义。很多事情不用别人说明,察言观色就可以知道。 “我,我只是太饿了啊...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怎么会打扰到我。对这样的回答有点哑然失笑,哈了口热气搓搓自己冻的僵硬的双手,然后在宽大的风衣兜里左翻右找,食物只剩下松软的果酱面包和几颗被亮丽糖衣包裹着的糖果了。本来是打算给瓦连京的,但我们的话偶尔不吃也是可以的吧?反正家里不是还有香甜的牛奶吗。这么想着我强硬的把面包塞到她手中,不是平常女孩的那种细腻,她那被冻的通红的僵硬小手像块冰冷硬铁。 “唉唉?谢谢,可是我...” “不提供接受拒绝的服务。相信我吗?” 她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拼命推搡着我的面包,小脸也被憋的通红,最后还是被我那不容拒绝的倨傲态度打败。尴尬的将面包捏在手中塑料包装被弄的吱吱作响,她眨了两下眼睛,浓密而修长的睫毛像流萤扇似的。听到我的疑问歪歪头看着我,会说话的心灵之窗丝毫不掩饰现在心情的迷茫。 “...我当然相信的啊。” “这不就行了。” 嘴角的笑容弧度不禁咧大。 听到信任的话语还是会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吧。 @诺拉•茨温利(96)

Ⅸ1v1教堂参观和敲钟人设定(待改!!!!)(欠戏)


芬 白琛

列 清雪


『阳光透过一角将暗沉夜色照亮,整理好自己的着装换上去教堂时的礼服,将发侧的彩色缎带取下。天色不过刚刚亮起,小镇还未完全苏醒,此时教堂被淡淡亮色笼罩着,格外寂静,历史沉淀的厚重气息扑面而来,因没有赶上礼拜日心里的小小遗憾在此刻也突然散去。』来的有些太早了呢…『伸手推开教堂的门,吱嘎的摩擦声音在寂静里却被放大数倍,忍不住动作一缓。也许因为来得太早,此时教堂内只有自己一人,但这样的寂静并不让人害怕,反而内心宁静。』

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 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愿主保佑。『微闭眸子,双手合十于胸前低喃,进行完祷告才开始参观这座古旧的教堂。光线穿透挑高的穹顶倾泻而下,教堂里微暗,烛焰跳跃着在大理石质的台面上印下闪烁的光影,墙壁上的雕画栩栩如生。伸手想要触摸,却在肃穆庄重的气氛下收回了手。右手微微提起裙摆向教堂内部走去,小心地放轻步伐使鞋跟与地面相撞的声音尽可能变小。视线一扫转角处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只有两盏灯做照明。』楼上会是什么样子呢…『睁大眼睛低声呢喃,异国教堂的一切总是有着莫名的吸引力,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没有考虑过多脚步踏上台阶。』


【阳光终究没有穿透普蓝色的琉璃彩窗,只留下幽幽的一抹蓝色镶嵌在墙间。清晨的教堂也是这般庄严肃穆,轻轻地向前走着不希望打破这宁静,卷携的气流却仍使烛焰跳跃起来,昏黄的烛光照在雕像与壁画上,更使他们显得栩栩如生。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向前缓缓地走着,在这条熟悉无比的道路上。不是礼拜日的教堂异常寂静,没有管风琴浑厚壮美的乐音在拱顶回荡,也没有唱诗班孩子清脆的歌声,只有鞋跟与地面敲击出的声音。停下了脚步细细聆听,确信那声音就在不远的前方。】这清晨,会有谁在呢?【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加快了脚步,却发现在昏暗的转角楼梯处一位金发姑娘正在犹豫。想到那是琴手专用的通道不禁有些慌张小跑过去希望能够及时阻止她。】亲爱的小姐,那可不是用来参观的通道!【伸出左手挡在她的面前,右手理了理因为仓促而变得凌乱的衣服,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我叫提诺.维纳莫依宁,是这座教堂的敲钟人,我猜您是来这的旅客,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很乐意带你参观它——【侧过身去望着她碧绿的眼瞳,等待着她的回答。】


Ⅷ1v1架空诺拉后勤护士(待改)



爱丽丝

看来是全部干掉了呢![射击后警戒地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敌人已经全部消除后勾起了个得意的笑容,把手上的枪转了两圈后上了保险塞回绑在大腿的枪袋里,略微轻松的呼了口气,确认身上的伤没太大问题后挽了挽额上发丝稍微理好凌乱仪容,迈步走回基地.在基地里连带心情也放松了起来,却没有减慢脚步——自己身上的伤还是尽快处理为好.叹了口气在自己的房门前驻足停下,打算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样找不到,有些呆愣地想了想.]我该不会忘记带出来了吧…算了![有些苦恼地搔了搔脸颊.侧过头却看见了隔壁的房门.自认想到了个很好的办法,眨眨双眸绽露出一抹笑容迈步抬手屈指敲了敲门板]诺拉——我能进去吗?


列支

『处理好伤员的伤口后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轻呼一口气,抬手擦去额上的汗。即便来到这里一个月还是无法完全适应,战火的硝烟和血腥的味道常会使自己在梦里哭泣,但是,作为医者,就必须要克服住心里的恐惧尽最大的力量。微微抿了抿唇,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动作轻柔地给那名伤员包扎好,冲他扬起个微笑』好好养上一周就没什么大问题啦!『如果可以的话,诺拉,用自己的微笑去感染周围的人吧。把药物一一整理好,踮起脚,努力伸长手臂把酒精放到柜子上。突然的敲门声让自己吓了一跳,手一抖酒精瓶掉落急忙用另一只手捞住。还好没有把瓶子打碎。听到熟悉的声音放松下来,一边把碎发理好一边转开扶手门』爱丽丝姐姐?『开门一瞬愣在原地,倒吸一口凉气。』怎么搞的?『看着人满身的伤口皱紧了眉,把对方拉进屋子,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她身上的伤。』


Ⅶ2v1送遗物梗(未完)(待改)



幸存士兵给已故战友妹妹送还遗物

奥 冬鲤

列 清雪




「从木桶里拿出洗干净的衣物使劲甩动,抖落的水珠在阳光下反射出细碎的光芒。一一将衣服晾在晾衣架上,抬手擦去额上的汗水,轻呼一口气,习惯性地顺着园门向前延伸的小路看去。这是战争的第二个年头了……可是还是没有兄长的消息,之前还多多少少还有书信往来,可随着战争的日益持续,少的可怜的书信往来也没有了。前线早已牺牲无数年轻的生命,而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在暂时还算安全的后方为国家和亲人祈祷。」愿主保佑兄长平安无事,战争也早日结束……「双手合十于胸前轻轻呢喃,每日都要进行的祷告也许能让自己心安。手轻轻按住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跳的很快,隐隐的一丝不安感徘徊在心间。是兄长遇到什么危险了么…念及自己唯一的亲人,抿紧了唇,手下意识捏紧。」不会的…兄长一定会没事的。




(距离上一次伤亡惨重的突围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活下来的人除了指挥官因指挥不力而停职外其他人在修整数日后陆续被安排进其他部队继续服役。随着部队在预定路线中的最后一个城市中稍作歇息,再次摸了摸军装口袋里折成四方形的信纸后抿了抿唇。思虑良久后最终忍不住向长官请示,得到新任长官的首肯后离开暂住的酒店。)(路程不远,信纸上的地址并不难找到。那座房屋映入眼帘时渐渐放缓脚步,静静地望了望矮栅栏后的院落中的女性,继而伫立在房子不远处的角落。似乎每走近一步就有心底涌出的无穷尽的悲恸拉扯住,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昔日关系最好的战友在最后一场战争的前一天将信纸交予自己的场景。双手不自觉地握紧,缓缓闭上眼,不断地深呼吸以驱赶一切可能令自己失态的情绪。缄默地等待许久后微微扯起嘴角作出微笑的模样,转过身踱步至矮栅栏前。)…早安,恕我冒昧。请问是茨温利小姐吗?(摘下军帽行了礼,望着对方与记忆中不甚相似的金发,阿尔卑斯山下最鲜嫩的如细草般的翠色双眸,嘴角的弧度不免加了几分真诚,眼中的神色愈加柔和。)我是埃德尔斯坦,您兄长的战友。




呃…?「突然被人喊住,不由得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弯身行礼。」先生您好,我是诺拉·茨温利。「目光扫过对方身上的军服,在脑海里搜索着是否与他相识,一番思索后毫无头绪,刚要开口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时便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您是兄长的战友?「呼吸瞬间漏了一拍,握紧裙边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心念的亲人的消息突然传来,巨大的惊喜把自己吞没,声音不由得提高,上前一步拉住对方的衣角。」兄长他还好么?「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的失礼,松开手微微后退,压制住心里的激动」抱歉…我只是有些太高兴了…「紧紧地盯住对方的眸子,手指握紧。」


Ⅵ3v2架空流浪画家旅者(未完)


南伊流浪画家  重絮

列支旅游者      清雪


列支

『发丝被略带潮湿气息的海风吹拂,扫在脸上微微有些痒,伸手理顺被风吹乱的发丝,手指轻绕把发旁有些松开的缎带系好.』没想到天气这么热呀…『 轻咬唇有些懊恼太阳的炙热,重新戴上帽子拉低帽檐,遮住稍稍有些刺眼的阳光. 街道被太阳炙烤的温度好像透过鞋底传来,但这座海城并不因高温而沉闷. 拉着行李箱尽量走在道旁树底的阴影下,任由透过树枝的斑驳光影跳跃在自己指尖. 按住被风吹扬起来的裙角,深吸了一口气,嗅着风里夹杂的海的味道. 在约定好的地点站好等着自己的兄长. 时间尚早,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向四周打量着』诶?『视线掠过一个个卖着纪念品和特产的店铺,却突然被一处吸引. 轻呼一声,偏过头走近两步看过去——一副很美的画,因为有些距离所以看的不是非常清楚. 微微一转视线只看到画画人半躺在树荫下的身影,一头深棕色的短发,几根头发不听话地翘起来. 慢慢提起放在一边的行李凑过去,在他的身后站定看着白纸上渲染出的美丽色彩.然而站近才发现画板的破旧,似乎看不出了原本的颜色,边缘突出几根木刺格外扎眼些,带着些许好奇地一点点向画上的细节扫去,小心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南伊

[午间的阳光过分刺眼,不耐地将眉头拧做一团,揉乱了早时梳理妥当的发]聒噪。[自齿间挤出几个音节,却并未明了自己所指是渐渐拥挤起来的人流还是叶间栖息的鸟儿。认命般舒出口气,随意将画架及工具叠在一旁——事实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谓的工具也不过是块沿用许久的画板及寥寥几只画笔。未曾因这窘境向任何人开口求助,誓要保留最后几分微薄的所谓自尊与骄傲。倚在一旁的树干上便阖上了眼,粗糙的纹理与质感亲吻侧颊,叶间沙沙作响的鸣奏与道不清的枝丫气息令人心安,很快便进入梦乡。][木质气息间混进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撩动情绪,抽动两下鼻翼,入目是纷叠裙摆搅得自己一时乱了心神。仰首瞬间因阳光过分刺眼而眯起双目,不满溢出两声因休憩未如愿而带来的烦躁情绪,但因对方是位女士未多加责难]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一边起身收拾身边的画具,尽量将看起来破败的画板向内推了推,未曾想对方的目光一开始就放在了画上]]


列支

啊抱歉,打扰到您了…『看到对方醒来一阵惊讶,从人眼里发现烦躁的情绪心知自己打扰了对方的休息,心里生出微微歉意,不由低下头轻微后退两步提起裙摆弯身行礼.』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听到对方有礼而疏远的问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感觉脸颊微微发热不知道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还是自己心里因为被发现而带来的小小懊恼. 话出口轻轻顿了一下,旋即抬眼看向对方的琥珀色眸子.』我很喜欢那幅画,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那真棒,您愿意让我欣赏一下么?『微微抿唇等着对方的回应,眼睛却瞥到了对方细小的动作,不由微微愣了一下,此时知道他在介意什么,自己先前想要看画的请求无疑有些不妥,但话已经脱口,目光在画板上微微一停马上收回. 』


南伊

[不自然曲起手指在鼻梁上刮了两下,轻咳两声以缓解这莫名的尴尬。]只是无聊时的涂鸦,不值得您这样关注。[两颊微弥散热意,懊恼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必然是可笑至极。踌躇片刻准备好说辞便扬起笑意对上人面庞。]刚才实在是失礼,请原谅我的唐突,珠宝绸缎都不足以表达我的歉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赏脸让我为您作副画像作为赔罪?只怕我的画笔无法描绘出您千分之一的迷人呢。[颇认真地作出邀请的姿势请人坐下,这边调整好角度便支下画架。][铅笔略过纸张发出沙沙声响,大略定好型后开始思考主色调的偏向。指关节抵在下颚处微微蹙眉,恼怒于自己无法抓住转瞬即逝的灵感。阳光刺目起来,焦灼不安情绪。忽地想起些什么,折过一边的黄百合递与人。]别介意,我想这可是最适合您的花儿了——就目前来看。[装作不以为意地转个音调绕过了穷困的窘境,庆幸于对方并未多加追究。]那么,我们继续吧?


列支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因对方的话脸颊刚降下去的温度又升腾起来,再次弯身表示歉意. 因可以得到对方所作的画而不由得欣喜. 但又想到这样贸然接受不免有些失礼,心里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在椅子上坐下. 』如果可以的话——,那么麻烦您啦. 『双手交叉叠放在膝盖上,腰背挺直. 目光扫过榕树的树顶、透过缝隙看到的蓝天、散发着热气的地面,不知道该看着哪里时,视线被对方认真作画的动作所吸引,透过画板好奇自己在对方的笔下会是怎样的. 愣神间眼前突然多出一束黄百合. 』呃…?谢谢. 『微微一愣,随即接过,浓郁的芬香流连于鼻息间,不由得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黄百合——是自己最喜欢的花呢,不由想起离开列支敦士登时花田里的黄百合才刚抽出枝条.』现在会不会已经开花了呢…『有些僵硬的身体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Ⅴ2v1英列街头偶遇(未完)



亚瑟凡祐

诺拉清雪




『伸手拢了拢衣领,把衣前微微有些散开的蝴蝶结系紧,让自己尽可能得暖和些. 小心地走在街道上,看着伦敦古旧的建筑,轻轻抚上粗砺的砖瓦. 指尖一片冰凉,皮肤被寒冷刺得微痛,不由双手合十放在面前轻轻哈了几口热气. 灯光映照下发现前方有大片薄冰,想来是因为这寒冷天气的缘故. 步子渐渐地放缓小心打滑——如果在街头摔倒可是非常丢脸的事情呀. 一边沿着笔直的道路慢慢走着一边理了理一头短发. 发丝冰冰凉的,沾染上了冬日的冷气. 半眯着眼睛,手指微微用力慢慢划下把有些黏在一起的发丝分开理顺. 四处张望了一下,街道上的人们似乎都行色匆匆. 越走下去人越少,最后几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禁起了玩心低头在冰上轻轻滑行了起来.』哎哟…『嘴里哼唱着来自列支敦士登的民歌,在冰上打了个转,突然一停感觉脑袋撞上什么柔软的东西,一愣做不出反应,轻呼了一声贯力使然微微倒退两步』




英格兰的冬天似乎不是那么好过.夜幕降临,风就肆无忌惮着展示着威力,像一把利剑刺在皮肤上.即使穿着厚重的羊角扣外套,也抵挡不住这种冷直截了当地刺到心里的感觉.向手心长呼了一口热气,从嘴里冒出来的白气循环往复地渐渐飘渺.(这鬼天气…)微微蹙了蹙眉不满的抱怨了一句,脚步不自觉的加快.现在要紧的是赶紧回到公寓喝一杯热腾腾的红茶,然后再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几页书.街边的路灯孤零零地亮着,似乎黑夜里只能与它们为伴了.微曲着身子让脸不完全暴露在寒风之中,也并没有对前方的事物太注意,直到碰触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身子.首先映入眼的是一双擦的铮亮的黑色圆头皮鞋,同时向后退了两步,被吹得通红的白蜇脸蛋上有微愣住的表情,一头浅栗色短发和显眼的红色丝绸发带很快就认了出来.心里也是微微一惊.(噢,抱歉,诺拉小姐,我走得太急了.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相遇.)歉意地摸摸鼻子(您来也不告诉我一声.)




抱歉……『后退两步保持住平衡站稳,意识到自己撞了人下意识道歉,听到对方的声音微微一怔. 猛地抬头看向对方,眨了眨眼睛愕然道.』亚瑟先生? 『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遇见,心里微微懊恼了自己刚才的举动,不禁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良好的教养让自己立刻收起一瞬的惊讶,微低头提裙弯身朝他一礼.』诺拉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您. 『夜晚小巷昏黄的灯光散在地面,把两人的影子拉长. 缩了缩脖子抬眼看向对方. 』兄长来到英国拜访,正好最近家里没有什么要紧事也就跟来了. 打扰亚瑟先生了呢. 『微微歪头朝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发丝』不过说实话,伦敦的冬天可真冷啊…


Ⅳ4v4日常普娘x列吃吃吃(坑)(待改)


尤利亚:琦琦

诺拉:清雪


诺拉

『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拨弄着石阶缝隙里钻出来的小草,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园外小路,视线顺其延伸想要找到等待已久的身影. 嘴里哼唱着前几日从罗德先生哪里学来的小曲,把嫩绿的草叶在手里不断弯曲舒展』尢利娅姐姐怎么还没来呢…『有点无奈想着,抑制不住心里急切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嘴里哼着的曲调不经意的微微加快. 是很久才能见一次面的啊…这次是兄长要跟贝尔米什先生谈一些经济上的事情,但对于自己来说值得期待的自然是能见到那位健谈而开朗的大姐姐了. 上一次见面都是好久以前啦,毕竟作为"国家",大家都是十分忙碌的样子. 偏头透过窗户看到兄长正在整理着文件,微微叹了口气,连永久中立的自己和兄长都不例外呢 』


琦琦

(远远的看到金色短发的小姑娘一脸落寞的坐在石阶上,眼睛一亮,甩开弟弟揪着自己衣领的手一边大声招呼着一边跑过去)小茨温利!(一把拽起人,与她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老娘来了,等急了吗?都是阿西,路上絮絮的叮嘱我不许这个不许那个才走慢了(抬起左手,有些不适应的调正了手表表盘的位置看了看)不过还好没迟到,老娘的诚信得到了保证(拍了拍胸脯,转身向弟弟挥挥手,便拉起了小女孩儿的手)小茨温——诺拉,让阿西和你哥哥聊去吧,我们出去玩。我记得上次来时你和我说过,附近有一家很便宜的餐馆做的土豆泥味道很正宗也很香,我们去吃吧,正好老娘还没吃饭,肚子都叫起来了——(说着拍了拍胃的位置朝她咧嘴笑笑)


诺拉

尤利娅姐姐!『眼帘里飘进了银色的长发,刚站起身来就被扑了个满怀. 听着耳畔洋溢着热情的声音忍不住笑了起来. 跟贝尔米什先生打个招呼便被对方拉走,只得匆匆地与兄长道别』还没吃早饭就来了吗?其实不用那么着急的.『一边说着一边想到了之前自己着急等待,现在看到对方急匆匆的样子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和激动,回头冲她笑了笑,拉着她的手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就在前面啦,跟我来. 这次可要多吃些. 尤利娅姐姐跟我提起过最爱吃土豆泥来着所以上次去吃饭的时候格外留心了些呢.『 一边说着一边牵着对方的手顺着熟悉的道路走去,在一家小但是店面很干净的饭店门前停了下来』到了呢. 『轻车熟路的拉着人走进去,打量了一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拉着她坐下』


琦琦

(顺从的坐下,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有些兴奋的东张西望,但还是端正的坐着。看了一会儿,兴奋感已经淡去不少,看着金发小姑娘微微有些紧张的脸,噗嗤笑了出来,伸手轻轻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诺拉你有心了,我很喜欢这里——环境干净,而且空气中飘着的这股淀粉的味道多甜啊!哦,等等,那是——!(眼睛一亮,凑到收银台前去)小诺拉你看啊,这居然是嘉士伯(再次抬头看了看这家小小的店面)没想到啊,这里的涉及面还挺广的(低头看看小姑娘一脸的茫然,笑开来)不过呢,今天既然是和诺拉一起出来玩,就不喝酒啦!老娘有预感,这里的土豆泥一定非常好吃,有眼光挑选好的啤酒的店家,一定是不会差的!


诺拉

『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倾,手指不自觉的捏紧了裙角,一边盯着对方的表情. 心里忐忑着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 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呼了一口气,旋即心理涌上淡淡的欣喜. 』尤妮娅姐姐喜欢就好…『话音未落脸颊便被捏了捏,但是并不疼,反而觉得很轻柔. 搭上来的手指带着淡淡的暖意,脸颊不由得染上了淡淡的绯红. 略一愣神间对方却已转眼移到收银台前,听着从其口内传出的陌生词汇略微有些茫然,想要开口问问但是第一个字才到口边就收回.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似乎是很好的酒?但是自己最过的一次也只是在宴会上喝了一些基本没有度数的果酒. 回过神来轻轻的唔了一声,拿过一旁的菜单递给她.』看着吃些什么吧.


琦琦

(下意识的接过菜单看了一眼,随即反应过来,把菜单往对方手里塞去)老娘是第一次来这里,小诺拉你就给我介绍一下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吧。土豆泥是肯定要点的,我们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吃这个啊——(食指在菜单上虚绕了一圈后找到了目标,便笃定的按下去。目光飞快的在菜单上扫了一眼,发现有很多熟悉的名字,但又因为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异国,所以并没有贸然出声。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指,朝她露出一个笑容)其他的配菜就交给小诺拉你来点,这次你可是东道主,要款待好我啊(边说边在椅子上坐好,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来。突然想起自己穿着裙子,只好有些不自在的放下腿坐直了身子)


诺拉

诶?『拿过菜单侧着头看看对方,眨了眨眼睛,旋即拿起菜单认真的看了起来. 思考着自己和对方的口味,点了对方之前点定的土豆泥,几道配菜和两杯果汁』平常感觉这几道配菜配上土豆泥是蛮好吃的『朝对方说着,却看到她习惯性的动作,不由得微微弯了嘴角. 』刚才没有太注意,仔细看看尤妮娅姐姐今天穿的是短裙哇. 『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衣着,不由得眼前一亮. 想到自己停滞不前的身高心理不禁一阵纠结. 』感觉好难得呢,平常尤妮娅姐姐不是嫌裙子麻烦么?


琦琦

说什么胡话呢,我不是一直都是穿裙子的吗(朝她翻了个白眼)虽然说我的确感觉很麻烦……今天我想像普通那样穿衣服,阿西却不同意,非要让老娘穿这套什么显得稳重的套装(郁闷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穿什么不都一样吗,没有那个气质的人,不管穿什么都是不会凸显出衣服的格调的(双手叉腰得意地说着)所以说,还不如让我穿套军装来呢,虽然突兀是突兀了点,但好歹老娘习惯那个啊——(说到这儿又忍不住一阵泄气,趴到桌子上无聊的用手画着圈)


穿着军装来吃饭么?『眨巴眼睛在心里想象了一下样子,抿唇笑弯了眼睛。』可是诺拉穿的是裙子啊,这样走在一起不会觉得很别扭么?『说着轻轻拉了拉裙摆。』而且两国会谈什么的,总要穿的正式些。『点的餐已经送过来,向侍者道了谢。抿了口果汁,拿起刀叉。』有些饿了呢,那么开动啦,尤妮娅姐姐。


『❊评

首先整体看上去不错,气出来了。至少我感觉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语言倒也挺恰当。那么接下来我说说问题所在。

我一点一点来,首先是这个。“嫩绿的草尖在手里不断弯曲舒展”。这个其实挺不符合逻辑的(。)草尖就几厘米长,其实我觉得你的意思大概是指…草叶吧。“哪里学来的小曲”,顺便错字改改。(

顺便提一个小地方。“嘴里哼着的曲调不经意的微微加快.”奥地利的音乐,怎么说,据我了解的,整体性挺强。也就是说这里不太恰当,曲调加快其实唱起来挺不和谐的,比如我刚才试了试(。)

以及这句话其实感觉挺突兀的。“是很少才能见一次面的啊…”你上下文连着念念估计就有感觉了。

“视线里飘进了银色的长发”然后就是这一句。怎么看怎么奇怪呢…。“视线”没有范围,或许可以这么说。建议改一下吧,“视野”比较恰当。

“跟贝尔米什先生打个招呼便被对方拉走,只得匆匆地与兄长打个招呼”这句不太连贯…也就是说后面一句跟前面接不上。“只来得及跟贝尔米什先生打个招呼便被对方拉走,于是只得匆匆地再与兄长道个别”我觉得改成这一类的会比较好,一句话同时出现两个一样的词语感觉重复了。建议这样的句子加一些代表递进的介词。

“一边说着一边想到了之前自己着急等待”这里。看着第一段我觉得其实你没有表现的多着急。估计是侧重点的问题,感觉第一段更多的在回忆或者叙述。所以第一段也少了点心理描写。(其实整篇戏都是心理描写不足啊。

“在一家小但是店面很干净的饭店门前停了下来』到了呢. 『轻车熟路的拉着人走进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拉着她坐下』“最后我们看这里。觉得你这个“呢”的口缀有点频繁。我也就是觉得这里的描写有点敷衍了…该细化的地方还是细化一点好。

总体评价:气不错挺可爱,描写方面有点问题。缺心理描写,建议添一些细节和景物描写,这些都是能给戏添色的好方法。

哦一不注意我又扣字眼了…继续加油。❊』


我真的好爱女神啊!!!!!短篇一气呵成,长篇布局精妙,描写生动细腻,而且几乎篇篇都有非常打动人的地方/\

还会经常回复大家的评论,就算评论很多。

人也好温柔啊!很谦和!

感觉总在暗暗产粮低调点推荐x

然而我还是暗暗地监视顺便把文章复制做成txt自己舔(。

今天翻完评论打卡


不产粮。只吃粮。偶尔开开脑洞。会去太太的lofter里收集提供的txt,慢慢攒成小文包。遇到喜欢的文会自己用电脑复制粘贴做成txt。很少评论。但是会催也许要坑的文(……)。默默关注,习惯监视。看到很戳的文会翻评论。自动避雷。想收集的文会点小红心。如果作者有整理总目录就只会点推荐。因为翻起来很方便。有很多想要的本子。但很少买本子。不过如果能买的话就一定会买。目前唯一一个不管她写什么我都能吃的太太是倾斜角。原著还在慢慢补,快啦。
遇到非常喜欢的文或者有触动的会在便签里写下很多感想评论。大多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不过多半不会发出来(……)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sym3381:

资料来自网络。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

 

小国也很美丽——列支敦士登公国 - 耀明3381 - 耀明的博客